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區 > 今日推薦 > 2019

14年里“女基督”給我家帶來了什么

發布日期:2019年03月22日   文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 作者:藍天 李芬
[打印本頁]【字體大小:

  ——招遠的事兒,我想起都怕,不是怕“神”,是怕人。

  ——老婆離家兩年多,體重從原來的140斤,降到了115斤,渾身都是毛病:心臟早搏、腰椎間盤突出、高血糖。

  ——我媽2004年第一次突發腦溢血,從生病到康復半年多時間,老婆忙前忙后,媽媽說,親生女兒也不過如此;2016年10月媽媽去世,老婆卻不回來送最后一程。

  ——老婆收過信徒的奉獻款,我親眼看到她寫的收據;她離家時,帶走了家里五六萬元。

 

  在手機里一個字一個字敲出這十四年的經歷時,我的手都是抖的。這高度濃縮的2500字,又怎么能夠說盡一家所經歷的傷與痛。

  很長時間以來,我基本上都是趴在群里,不怎么說話,最終促使我鼓起勇氣把這些傷疤撕給他人看的,是妻子春節回來,卻又不顧家人苦苦勸說決然離去的那個眼神。

  經過近一個月的心理斗爭,我決心說出自己的故事,為自己,為家庭,為這幫同病相憐的兄弟姐妹,更為讓多些人警醒,少些人誤信。

  一向迷信的老婆被親姐拉攏信了“老天爺”

  我是河南省滎陽市城關鄉北周村人,2000年以前在農村老家做家具掙了點錢,到縣城買了房,開了家具店。我負責技術,初中文化的老婆閆秀榮負責財務,我倆過著夫唱婦隨的幸福小日子。

  初到縣城,生意剛起步,我們賺得并不多。老婆心急,找了個神婆請來財神像,每月初一、十五虔誠燒香,有一次還把窗簾給燒了,差點釀成火災。過了一年,營業額雖在緩慢增長,但離老婆想要的還有些距離,于是她又去找那個神婆。神婆狡辯稱,之前請的是“精”不是“神”,還得再請一次,于是老婆又往里扔了冤枉錢,就這樣又過了一年。

 

  隨著我們的苦心經營,家具店生意一年比一年好,2005年,我們掙了約十萬元。就在這一年,她大姐帶著一名四十多歲的女子來到我家,跟我老婆說什么信“神”的事,大姐原來信的是耶穌,我便沒有把這當回事。過了些日子,她們變得越來越神秘,只要我一回家,原本說得正熱鬧的她們立馬就閉上嘴。后來老婆拿回了書籍和光碟,整天又聽又寫直到半夜。我好奇地翻了翻書,聽了聽光碟,光碟里說話的是一名東北口音的男子,除了部分《圣經》內容,還說現代人為了掙錢把“神”給忘了,說大紅龍是“邪靈”,“神”為拯救人們來到中國,說現在發生的災難都是“神”對人們的警告和懲罰……

 

  “全能神”打著“老天爺”、“耶穌”的名義組織宣教活動。來源:徽商網

  我覺得不對勁,上網查了一下,才知道老婆信的是“全能神”邪教,也叫“東方閃電”,還有人叫“老天爺”,這個“神”能管全天下所有的“神”。我越聽越覺得好笑,上帝咋就能管玉帝?里面還說,如果家人朋友不和你一起信“全能神”,那你就要拋棄他們。我覺得太邪乎了,就把這些書籍、小冊子、光盤什么的全給毀了。老婆嚇得立馬跪下禱告,說我是惡魔,是撒旦,詛咒我會受到“全能神”的懲罰。

  我說,讓你們的“神”來懲罰我吧,如果真懲罰我了,我就跟你一起信。

  可是到現在14年過去了,我還是我,身體健康,精神矍鑠,我的大兒子兒媳去年11月剛生了一對龍鳳胎,小兒子今年5月也要結婚了。

 

  福建信徒鄭風英信奉“全能神”邪教后迅速蒼老。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

  倒是老婆,受“全能神”蠱惑離家兩年多,整天東躲西藏,離家時140斤,今年春節回來一看瘦得脫了相,體重只有115斤,還有一身病:心臟早搏,是嚇的;腰椎間盤突出,是累的;高血糖,吃飯不規律鬧的。這就是她信“全能神”的結果。

  從賢惠勤勞的“親閨女”到冷酷無情的“陌生人”

  年輕的時候,我和老婆都在服裝廠上班。那時的她勤勞賢惠、善良熱情,我相信她就是我這輩子要找的那個人。成家了以后,她對我父母家人更無二心。

  還記得2004年冬至,天特別冷,零下十一度,我媽出門在路上突發腦溢血,幸好得到及時救助,沒有生命危險。醫生說,媽媽患上了腦血管淀粉樣變,要特別小心。從媽媽生病到康復約大半年時間,老婆把媽媽接到家中,成天忙前忙后,做吃端喝,毫無怨言。我媽無數次感動地說,親生女兒也不過如此。

  2007年,二伯從外地回老家探親,多年沒見,媽媽很激動,再次誘發腦出血。這時候,老婆已經信奉“全能神”邪教了,她不再像三年前那樣用心照顧我媽,而是對媽媽說,你信“神”吧,信了“神”你的病會好。她拿了個播放器放到我媽床頭,讓她聽歌頌“神”的歌曲。媽媽歌曲沒少聽,可是并沒有得到“神”的護佑,她的病情一直沒有好轉,在醫院陸續住了三年多,期間又出了五次血,一次比一次嚴重。

 

  女子偶像團體組合S.H.E2003年推出的《SuperStar》,因歌詞“你是電,你是光,你是唯一的神話”被“全能神”利用。來源:澎湃新聞

  2016年元旦,醫生說你媽的病就這樣了,回家養著吧,我只好把媽媽接回了家。那年5月起,媽媽的病情不斷惡化,開始說不了話了。在家里最需要人手的時候,老婆卻甩手離家,出去傳她所謂的“神”和“福音”。

  同年10月,媽媽病故。我媽生前一直把老婆當親閨女看待,走前雖然說不出話來,但我知道她還在牽掛著離家在外的老婆。當天,有熟人在街上遇見老婆,告訴她我媽病危的消息。我內心百般期待她能夠回來送媽媽最后一程,看她老人家最后一眼,但一直也沒有等到那一刻。

  其實,我還在期待什么呢,老婆的父母去世快二十年了,從她信“全能神”后就再也沒有祭拜過她父母。

  為了做最后的“沖刺”,放棄骨肉親情

  2018年11月,大兒子兒媳的龍鳳胎出生了,離家兩年半的老婆知道后回來看了一眼,然后拔腿就要走。家人一再勸說她留下來,和孫子孫女共享天倫之樂。她卻冷冷地說,這是“神”安排好的,她不能回來,她們要做最后的“沖刺”。

  說這些話的時候,老婆的眼里只有空洞、淡漠和絕情。望著她,我就像看見一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。

  這讓我想起山東招遠事件。六名“全能神”邪教信徒,把一個不愿說出自己電話號碼的陌生人給活活打死了。一想到這里,我害怕她會對孫子孫女不利,也不敢強留,于是放她走了。我怕的不是什么“神”,怕的是“人”,被邪教洗腦后毫無人性的“人”。

 

  山東招遠“5·28”“全能神”血案。來源:央視

  今年春節除夕之夜,老婆再次回來,待了一天之后,趁家里人不注意,又偷偷離開了家。這一走,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才能回來。我不知道,為什么這么孝順的兒子兒媳、活潑可愛的孩子們,都留不住她的心。

  這讓我深信,癡迷“全能神”到一定程度,是六親不認的。

  用“世界末日”恐嚇控制信徒

  2008年,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了一次行動,要求所有信徒向周圍認識的人進行傳教,說什么你看現在的災難疾病這么多,環境這么差,是因為“世界末日”快到了;為什么現在榆樹都不多了,枸樹那么多?是“神”在告訴人們,人類太敗壞了,“神”忍了六千年,人已經活“枸”(夠)了,“榆”(余)下的時間不多了,“末世”快到了,只有信“全能神”的人才能得拯救。

 

  “全能神”宣傳的“世界末日”場景。來源:“全能神”網站

  那年上半年,“全能神”信徒四處散布謠言,說8月8日北京將要發生大事,我想他們是想給奧運會搗亂。那些天我把老婆強制關在了家里,他們的陰謀也沒能得逞。

   誰交的奉獻款越多,誰就離“神”越近

  “全能神”邪教就是趙維山用來斂財的一個工具。進了教還得交奉獻款,雖說不是硬性要求,但別人交了,你是不是多少也得交點?誰交的奉獻款越多,誰就是“神”的選民,這是所有想騙錢斂財的邪教都會用的套路,“全能神”也不例外。

  我們老家有一個三十歲的小媳婦,和老公一起做太陽能熱水器生意,生意做得不錯,但老公一直沒看到進賬,后來連本錢也沒了。老公問她錢上哪了,她先是謊稱親戚拿走熱水器沒給錢,最后實在瞞不住,才承認都捐給了“全能神”了,說是捐得越多,晉級越快,離“神”越近。

 

  “全能神”奉獻款保管收據。來源:凱風網

  由于老婆在家具店管理過財務,“全能神”邪教就讓她負責收信徒的奉獻款。我親眼看到她寫的收據,當初不知道她信的是邪教,我還說信“神”收費是不對的。讓我沒有想到的是,一向勤勞節儉、為了多掙錢不惜請神婆的老婆,卻在2016年5月出走的時候,偷偷帶走了家里的五、六萬元。這筆錢,正是我給在病榻上的媽媽治病的救命錢。

  這就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案例。十四年,萬惡的“全能神”把一個好兒媳、好媽媽、好老婆,變成了一個不孝敬父母、不關心子孫、六親不認的冷血動物。

  如果說真有什么世界末日,那么信奉“全能神”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,它給多少幸福的家庭帶來了難以磨滅的傷害。

  也勸那些正在信奉“全能神”的人們,醒醒吧,“全能神”是騙人的!只有相信科學,每個人努力工作,把自己的家庭經營好,我們的明天才會更好。

(責任編輯:徐虎)

反邪教網群

合作媒體

關于我們編輯信箱
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-1 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
168足球比分